加油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加油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张震鬼故事之孤坟遇鬼-(XINWEN)

发布时间:2021-09-24 15:26:57 阅读: 来源:加油机厂家

“下面这个故事的名字叫做楼道传说,在这栋楼里正流行着一种传说,如果你要是在漆黑的夜晚走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楼道里,你可以和别人相互搀扶,也可以扶着楼道的墙壁…啊!有一只手,另外一只手,一只冰凉的手正搭在自己的下面…”

这是电台播音员张震正在为大家讲述由他自己创作的鬼故事。

张震从入行电台播音,就一直为听众讲述惊悚恐怖故事,并且凭借他独到的讲述方式赢得了大家对他的一致好评,尤其是学校的学生对他是更加的青睐。

但是,却是极少有人知道张震为此背后付出的努力是冒着极大的危险而换得的,甚至有很多次险些丢掉自己的生命。

为了写出好的故事,张震经常出入那些让人感到诡异惊悚的地方去。比如荒凉的墓地、阴森的鬼宅、凄冷的太平间等等,这些地方用张震的话说,“这是为了更好的激发灵感,有时感受恐惧也是一种艺术的享受”。

“好了,今天的故事就讲到这里了”因讲鬼故事犹如身临其境的张震抹了一把额头上的虚汗缓缓的结束了今天的播讲。

点上一根香烟,张震轻吐着烟圈,心情慢慢的平复了下来。

其实,张震本来是不抽烟的,但每次的熬夜创作,促使他染上了抽烟。因为抽烟的确使人醒神,尤其每次讲述完惊悚故事的时候,张震发现抽烟还能平复澎湃的心情。

回家的路上,张震开着车心中遐想着下一篇故事的源头,猛然间想到很好的标题,却又摇了摇头,根本无从下手。

回到家里,坐在电脑前,脑中骤然闪现画面,快速的码字,到了某个场景却又停了下来,脑中浮现过一遍又一遍的场景,却总是不知该从何处写起。

漆黑的深夜,郊外的公路上一辆黑色的小车正飞快的奔驰着,驾驶这辆车的正是张震。他实在忍受不住漫无目的的遐想,他必须亲身经历过真实的场景才能从中获得灵感,从而写出出彩的故事。

车在一小树林旁停了下来,张震下了车走了进去。满是杂草的树林里有一座孤坟立在那里,也许长时间未曾有人来过,坟头长满了足有半人高的杂草。一阵风吹过,树枝随风摆动,杂草随风摇曳,在这夜色中格外显的有些苍凉,有些孤寂。

张震正是冲着它来的,张震之所以知道这座孤坟,那是因为他依稀记得几年前,张震回老家途径此地的时候,曾经见过有人抬着棺木走到了这小树林里。张震双手拨弄着身边足有半人高的杂草,向着那孤寂的坟头走去。

坟头前,张震有些皱眉的看着眼前的杂草,这是有多久没有人来过了。既然来了,好人做到底吧!说着张震竟拔起了身边的杂草。不知过了多久,一阵阴瑟瑟的东西风吹来,张震突然觉得浑身发冷,那是刺骨的冷,不禁打了个寒颤。

突然,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上,“呀…啊!”

张震惊呼一声,猛然回头,竟然发现不知何时一个老头出现在他的身后。借着微弱的月光,张震看到那老头满脸的褶皱,佝偻着身子,一身灰布衣服,静静地站在那,说不出的诡异。

张震目光警惕的看着面前的老头问道:“你是谁,怎么会来这”

那老头嘿嘿笑了笑,这一笑张震只觉的心中发毛。因为这老头一笑,整个脸皮拉在一块,极像是张震经常讲述的惊悚故事中的鬼一样。

“年轻人,我还没有问你,你怎么会在这呢?”那老头突然的开口,声音有些嘶哑厚重。

“我,我也不知道怎么来到这,我迷路了”张震明显底气不足,有些支支吾吾,胡乱的搪塞了过去。

“迷路,总不会有人迷路还好心将荒坟上的杂草拔掉吧!”老头低头看着地上被拔出的杂草说着。

“我,我学雷锋做好事总行了吧!”张震壮实了底气说着。

“无论如何,你终归是做了一件好事,比起那些狼心狗肺的畜生强多了”话说到此,那老头竟有些说不出的悲凉。

张震听到那老头由此一说,不免觉得有些疑惑,“老伯,你是不是受到了刺激所以一个人跑了出来啊!”张震语气缓和试探性的问道。

那老头竟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停顿了一会,那老头竟面带和善的说道:“小伙子,你愿意听一个老人简短的故事吗?”张震点了点头。

老头缓缓的说道:“十年前有一对老夫妻过的非常的幸福,可是某一天,妻子突发心肌梗塞,当天夜晚就过世了。从此以后,只剩下一个孤寡老头,儿女嫌弃他不想照顾他,把他送到了敬老院,七年一次也未去看望他。老头在敬老院整天郁郁寡欢,也不愿和人聊天,终于有一天上吊自杀啦!”

听到这,张震不免未那老头感到惋惜。

那老头却越说越是气愤,脸色有些狰狞的继续说着:“直到这个时候他的儿女才匆匆赶来。也不知他们从哪听说的歪门邪道,说是上吊的死人不能和其它已故的人放在一起,于是他们将那老头埋葬在了这小树林里,好像还请了风水师将这一树林做了法事,让那老头做鬼都不能出去。”

听完那老头的讲述,张震浑身猛然一紧,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老头颤抖的说着:“你…你是…那死去的老头”。

只见那老头脸色狰狞的说道:“那死去的老头正是我,我一个人在这非常孤独,你来的正是时候,留下来陪我吧!”说着猛地扑向张震。

张震惊慌的倒退着,心中大惊失色:“这老头竟然是鬼”,就在这一慌神中,他的衣袖竟被那老头撕扯而去,每条胳膊上留下了五道深可见骨的血痕。

“嘶……”张震倒吸一口凉气,慌忙转头奔逃而去。心中也不免有些愤恨,可恶的老头,好心帮你坟头扒草,你竟然恩将仇报。

嗯,后面怎么没了声音,张震不禁回头看去。

“嗯,没那老头的身影啦!”心想着,刚要转头继续奔逃,张震惊骇的发现那老头竟在自己的眼前。

一张干瘪皱巴的老脸抖动着,整个下颚耷拉着,好像随时要掉下来一般,如干枯的树枝般的双手朝着张震抓来。张震脚下一软,整个身子瘫倒在地,险险避过了那老头的双爪。

顾不得惊惧,张震连滚带爬的仓皇而逃,那老头在后面紧追不舍,终于,张震跑出了树林。

“啊......”凄惨的叫声响起,张震回头看去,却看到那老头在一片光幕中挣扎着凄惨的叫着,身上冒起阵阵青烟,张震不禁想起这老头说过的这小树林曾被施过法。

最终,他摆脱了那道光幕,浑浊的双眼怨毒的盯着张震。张震被他的眼光盯的发毛,慌里慌张地跑上了车,在他那怨毒的眼光中开着车急驰而去……

北京骨科医院权威

上海无痛人流医院

太原癫痫病医院挂号

洛阳白癜风医院怎么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