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油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加油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苹果公司的猫鼠游戏

发布时间:2020-02-11 03:51:47 阅读: 来源:加油机厂家

北京时间6 月7 日凌晨,苹果2011 年度苹果电脑全球研发者大会,在旧金山的Moscone West 会议中心举行,现场有5200 人到场。苹果在这次大会上推出了iCloud和iOS 5 的测试版。

10月4日,搭载新一代iOS5的iPhone5在苹果公司总部发布。全世界的果粉们在排队买到手机后,大多数开始关注下一个问题:什么时候能越狱?近日传来的好消息是,iPhone Dev-team和Chronic Dev-team两大越狱团体都在紧锣密鼓地研发iOS 5 beta7的完美越狱,并声称已接近成功。这是继黑客Comex被苹果招安后,越狱界最受关注的新闻了。

尼克拉斯•阿勒格拉(Nicholas Allegra)是一名19岁的美国少年,在布朗大学读大二,他和父母一块住在纽约州的查帕阔镇(Chappaqua)。如果在路上偶然碰到他,你想不出这个顶着一头棕色蓬松头发,戴眼镜的大男孩身上会有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但如果说出他的另一个名字Comex,你很可能知道他。

Comex在越狱界声名显赫,他开发了一套完美越狱工具,用户使用任何苹果设备(iPad,iPhone或iTouch)访问网站,滑动屏幕上的滑块即可破解手上的苹果设备。为此,全球各地的苹果零售店都不得不将这个网站在店内wifi环境屏蔽了。

他被媒体称为“乔布斯最恨的人”。今年8月,这位“苹果公司的敌人”却成了苹果公司的实习生。他在Twitter上宣布已被苹果公司雇佣:刚开始我真的,真的很开心,但是慢慢的,我有点厌烦了。因此,下下周,我将开始去苹果公司实习”。

这并非苹果公司第一次从黑客群体中招募员工。今年早些时候,另一个越狱应用MobileNotifier开发者彼得•哈杰斯(Peter Hajas)也被苹果“招安”。MobileNotifier是一款推送信息增强软件,有传闻称,新发布的iOS5将会对推动信息系统进行彻底改变。早前“越狱”后才能享受的iPhone软件后台运行功能,被苹果装入新操作系统iOS4中。9月初,另一名越狱社区的著名黑客“肌肉男”(MuscleNerd)在微博上说他最近拜访了苹果总部。

苹果封闭的模式催生了越狱团队,而越狱团队也成了苹果开发的参照智囊团,许多越狱后被开发的流行新功能成了苹果改进iOS的风向标,在iOS5中就有不少新的系统功能是从越狱团队中“借鉴”而来。这种微妙的平衡从2007年第一台iPhone面世就开始建立,并将继续存续下去。

天才少年被苹果招安

8 月,在越狱界声名显赫的Comex 被苹果公司“招安”,Comex 本名为尼克拉斯·阿勒格拉,是一名19 岁的大学生

在苹果用户圈里,“解锁”的意思是可以随意更换运营商,“越狱”意味着可以不通过苹果App store购买软件,用户可以在机器上装一个“水货”应用软件商店(最流行的是Cydia),在这个商店中,各个iPhone程序开发群体可以自己搭建“货架”,摆放各类苹果官方不允许发售的程序,例如中文输入法。不少App store里的收费程序也能免费下载。

对于黑客而言,“越狱”代表着开放权限。苹果采用的系统是iOS,和其他移动设备系统(如Nokia的Symbian,Google的Android)相比,iOS的用户权限极低。“越狱”后,用户的操作权限扩大,可以随意擦写任何区域的运行状态。

阿勒格拉就读于布朗大学,这名年轻的超级黑客9岁就已经自学编程语言Visual Basic,并从网上论坛里学习相关技能。在高中时,他发现用户不能从任天堂的Wii视频游戏Super Smash Brothers(明星大乱斗)当中截图并保存到电脑上,他便花了几个小时破解相关文件,并成功进入Wii隐藏的操作系统里,实现了这项功能。

后来,他拥有了第一台iPhone,他发现这款手机有诸多功能,但却比市面上任何一台手机都拥有更多的软件限制。他不断从苹果的iPhone源代码内部寻找漏洞,通过它们解开苹果的枷锁,造福所有的iPhone用户。

经历过越狱的苹果用户都知道“Comex”,但阿勒格拉在公众面前十分低调,直到《福布斯》通过Twitter、Facebook以及布朗大学目录公布他的名字后,他才第一次接受了《福布斯》杂志的采访。

今年夏天,阿勒格拉先后两次更新了那串名为JailBreakMe的代码,上百万的用户利用它数十秒就越狱成功。7月,阿勒格拉再发布升级版代码“JailBreakMe 3.0”,可以越狱包括iPad2在内的所有iOS设备(包括iOS4.3.3)。9天后,苹果发布了iOS4.3.3,封堵了漏洞。尽管如此,还是有超过140万用户越狱成功。为此,苹果不得不在零售店内的Wi-Fi网络上将屏蔽。

《Mac Hacker’s Handbook》一书的联合撰稿人迪诺•戴左维表示,JailBreakMe的复杂性堪比当年的超级工厂病毒Stuxne,这是世界上首个专门针对工业控制系统编写的破坏性病毒,曾造成伊朗核电站推迟发电。“在成就上,我认为不会有任何人能够在近几年内超过他。”一名前美国国家安全局的网络开发分析师如此评价阿勒格拉。

阿勒格拉写出的越狱代码是免费的,但他坦言通过捐赠也赚了不少钱。“Jailbreakme2.0版赚了4万美元,3.0版赚了1.5万,不知道为什么变少了,但足够我上大学了。”他在进入苹果实习一周后,接受了著名科技博客网站Techcrunch的采访。“让我研究越狱的动力就是它很有挑战,去实习也是同理,只不过是另一种挑战。”

“越狱就像是校对一份英文报刊,你只要做到仔细核查,并在其中寻找错误就可以了。” 阿勒格拉在接受《福布斯》杂志专访时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之前做的会那么奏效。”

阿勒格拉说,他所做的一切不是为了追逐利益,他自称为一名“果粉”,写出JailBreakMe并不是拿来进行盗窃或是破坏,只是让用户能够在自己的设备上安装任何想要的软件。

听说阿勒格拉要去苹果实习后,他所在的越狱核心开发团队都纷纷祝贺他。看中他的恰好就是苹果安全部门。在接受Techcrunch网站采访时,他表示在iOS5发布后,他不会继续找漏洞并贡献给越狱开发社区。但他说依然希望自己的iPhone是可以越狱的,希望其他人能继续完成越狱工作。

猫捉老鼠的游戏

Cydia 系统仍然是基于iOS 内核的“地下商店”

在苹果的越狱史上,有不少大名鼎鼎的人物。查理•米勒是第一个远程操控iPhone的人,2007年7月,那时iPhone推出仅仅一个月,他在黑客社区里宣布了他的发现,他利用一个可以导致iPhone崩溃的网页漏洞,远程控制iPhone,能发送电子邮件、浏览网页,甚至打开它的麦克风。他提醒了苹果公司,苹果很快修补了他利用的漏洞。

另一名黑客乔治•赫兹(George Hotz)在iPhone手机问世时只有17岁,他们全家用的运营商都是T-mobile,而非AT&T。经过500个小时的编码奋战,他将iPhone手机成功解锁,可以任意选择运营商。在越狱界他被称为“神奇小子”,真正让他声名大躁的是他和索尼的官司。因为率先破解索尼PS3,他被索尼告上法庭,此举招致全球黑客集体围攻,让索尼不得不选择庭外和解。

在美国,针对苹果产品的越狱已经形成一个庞大且完整的产业链。在这个链条上,除了像Comex、神奇小子这样的天才黑客,大部分是一些以盈利为目的的黑客组织,他们模仿苹果的在线商店模式,以比苹果低一些的价格提供游戏等应用程序。

越狱团队iPhone Dev-Team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苹果系统“越狱”组织,每当苹果发布新的iPhone产品和新的iOS系统,它都会在第一时间内发布“越狱”程序,“肌肉男”和Comex都属于该组织。另外影响力比较大的还有“Chronic Dev Team”,最近他们正在面向全球招募新成员。

Chronic Dev Team已成立了一个实体公司,所有团队成员都是Chronic Dev LLC的员工,这个公司的目的是批量像流水线一样生产处“下一个Comex”,把人“变成一台黑客机器”。为达到这一目的,该公司正在公开寻求融资。

9月17日,全球首届iOS越狱大会 MyGreatFest (MGF)在伦敦举行,许多顶级开发者和社团悉数到场。发起人福克斯(Craig Fox)希望人们通过大会知道,越狱和盗版无关,人们只是为了给自己的iOS设备更多自定义的权限和能力。

乔布斯曾把与黑客的较量称为“猫鼠游戏”,他十分懂得黑客的价值。苹果曾经的另一位重要人物、Mac操作系统的开发者之一安迪•赫兹菲尔德也一直热衷于黑客技术。在苹果公司,包括乔布斯在内的许多人都认同黑客是推动IT革命的英雄。

事实上,苹果一直在借鉴某些“越狱”应用的功能,并将其整合到完全独立的iOS系统中。从这一角度来看,“越狱”不仅使用户受益,也使苹果获得了更多改进产品的新思路。如iOS 5的通知功能显然借鉴了“越狱”应用MobileNotifier。这款应用的开发者彼得•哈贾斯(Peter Hajas)已经成为苹果雇员。

阿勒格拉如此评价苹果的“借鉴”行为,他说:“越狱界总是把好的点子用糟糕的方式呈现在人们面前,苹果用他们的手段把这些东西打磨圆润,并植入到系统中去。”

2011年2月,苹果向美国版权局提交了长达27页的声明,称更改手机设置违反了《数字千年版权法案》。而数字权益的倡导者们则表示,这种做法并不违法,因为人们完全拥有他们的手机。

苹果等来的结果并不是他们想要的。今年7月,美国国会图书馆下属的美国版权局宣布了《数字千年法案》的新豁免条例:用户有权破解iPhone等智能手机,以更换运营商或者安装第三方软件。互联网权益组织电子前沿基金会为让这项提案通过,已经争取了19个月。

越狱团队欢呼。但新法案并没有让苹果转向开放策略。苹果在技术支持文档中明确指出,苹果保留拒绝为破解产品提供服务的权力。

许多开发者已经对苹果怨声载道,在相对封闭的iOS操作平台中,App Store里的应用程序必须经过苹果严格的选择,过程繁琐。App Store审核方针里,有许多十分主观的评判标准,如“如果你的软件没什么用,或者不能提供一些最新的乐趣,它可能不会被通过”,“我们会拒绝任何我们认为已经越界的内容或行为”,而是否越界,评判标准完全在苹果自己。此外,多数下载需要支付一定费用,软件的下载收入,苹果和开发者三七分成。

在严格的审批制度下,许多开发者转向了标准更为宽松的“地下商店”Cydia。Cydia系统仍然是基于iOS内核的,黑客们不停地破解系统,使得Cydia和App Store相辅相成,成了iPhone玩家的一大乐趣。

2009年,“Cydia之父”杰•弗里曼(Jay Freeman)引入了一个简单的支付系统,通过Cydia向应用收取30%提成。由于对iOS设备的需求持续走高,这进一步推进了用户希望摆脱苹果App Store的约束,用户的自然选择使得优秀的应用脱颖而出,许多开发者开始给他们的应用标价出售。

截止今年4月,Cydia的年营业额已经达到1000万美元,每周有450万用户使用Cydia。据应用分析公司Flurry的统计,大体上,每10台iOS设备中就有1台装有Cydia。

10月4日,基于新一代iOS的iPhone5,各大越狱小组已严阵以待。猫鼠游戏还在继续。

工作签证咨询

中山代理记账公司会计

中山筹划税务报告

深圳筹划税务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