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油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加油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粤港专家献计滇中一体化国内动态-【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4:22:09 阅读: 来源:加油机厂家

在广州,每天只要翻开报纸,总能找到关于论坛或讲座的消息,学界的,市民与媒体互动的,甚至是市民和政府部门间的思想和观点的碰撞也很活跃。而本报记者到达广州的第二天,首届广东网民论坛在广东科学中心开坛,150多名网友从“线上”走到“线下”,与受邀参会的政府官员、专家学者面对面地拍砖灌水。

记者在珠三角采访期间发现的一个有趣现象是:广东的官员很低调,但学者却很喜欢讲,也敢讲。

丁力:云南要明确,“打包”装什么?

珠三角的经济已经走到一定份上,必须实施一体化,而云南目前并没有达到这个条件。所以,一定要弄明白的问题是:这个“包”里面要装什么,如何包装,如何卖。

思路没问题,目标要明确

记者:您对云南的滇中城市经济圈有没有什么建议呢?

丁力:云南是个很不错的地方,我去过两次。在中西部地区,政府发展压力比较大,而且有一种急于想发展,想向外表达的一种心态和思路。我发现,一个地方的经济发展,很大程度上不取决于地方政府的意愿,而且有一部分也不是靠自身的实力发展起来的。

现在云南省想把滇中四州市“打包”发展,提高经济总量,人口总量,这个思路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云南不像珠三角,珠三角的经济已经走到一定份上,必须实施一体化,而云南目前并没有达到这个条件。所以,一定要弄明白的问题是:这个“包”里面要装什么,如何包装,如何卖,要让社会各界都认同这种捆绑发展的意义。

工业化发达,一体化才有基础

记者:这几个地方联合到一起,往南的走廊可以到昆曼公路,然后下到泰国去,另外一个它是希望往西延伸,然后连接到南亚,这也是云南最近几年说的比较多的一个是“面朝东盟”,一个是“面向南亚”。

丁力:我举个例子。到现在为止,广西的泛北部湾经济圈其实还是泛泛而谈。广西的与中央的“龙头”已经对接上,但它的经济总量就这么多,如果几个城市再相互之间勾心斗角一下,那“水管”里基本上就没什么水啦。而实际上,现在东盟真正接轨的是广东。为什么呢?第一广东经济总量大,你要跟人家谈判都要有东西的呀。第二,广东有2000万人口在东南亚,广东是一个侨乡啊,那你可以想象一下,有人员关系,还有经济的往来关系,跟东盟的关系自然就近。

对区域经济一体化,我认为,需要工业化走入到中期,才更具备一体化的条件。工业化初期,还是一个分灶吃饭的状态,各管各的,首先要考虑怎么样积累财富、怎么样解决第一桶金、怎么样努力发展的问题。其实区域与区域之间的联系,在工业化初期实际上是不主流的,区域经济的发展是越到后面要求越高。

远离市场,好资源难卖好价格

记者:那您觉得云南这边最具优势的地方是什么呢?

丁力:云南不是称为七彩云南吗,旅游业应该要好好发展,但是,光靠旅游是靠不住的。因为旅游的拉动作用实在是有限,而工业化又是绕不过去的,问题是云南的工业化要怎么搞?云南是一个资源大省,你们面临的问题是:怎么把资源变成财富。这个是云南要认真研究的问题。

我觉得,现在云南仅仅是把资源作为资源来卖,这样就卖不出什么好价钱。要把资源变成财富,核心的问题是对资源的加工,但是,资源加工还是不能点石成金。云南最软的问题也是云南最需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呢?就是怎么样把云南宝贵的资源经过加工以后,卖到最愿意出高价的消费者手上。换句话说,你们要有抓市场的能力。

香港和内地的关系,就像是前店后厂的企业,内地的加工企业是“厂”,而香港的总部是“店”。东莞有一家从事箱包类加工贸易的企业,他们生产的箱包,每个的成本大概9美元左右。这家企业把产品卖给香港的总公司是10美元,有1美元利润。香港公司把这个包原封不动地转手卖给美国沃尔玛,价格是多少呢,20美元!那么香港的总公司就净赚10美元。产品到了沃尔玛,同样这个包,贴上一个沃尔玛的标签,在美国市场上的销售价格是40美元。从这个例子不难看出,到底什么环节是赚钱的。

云南人跟广东人一样,都是挤在最下端的生产环节,有时候,云南甚至把矿产这些资源直接挖出来就卖了。我认为,这才是云南经济上不去的核心问题。

为什么你们卖不出高价呢?因为你们远离市场,不熟悉市场。所以我说,云南资源、产品要往高端市场上配置,抓市场,把自己的资源卖出最好的价格,这就是云南人要解决的问题。

采访小记:广东省社科院竞争力评估中心主任丁力是一位浙江人,他对区域经济的研究,在业界有很高的知名度,他很喜欢举一些自己在调研中遇到的实际例子,来佐证其观点。在接受本报采访前,丁力正在另一个城市参加国家发改委的一个调研会,为了让我们完成采访任务,他和记者同时从不同的城市赶往广州。

丁学良:规划不先进,实施拖后腿

云南要多向跑在前面的省份学习,甚至向国外先进的区域学习,否则,规划制定的时候不够先进,等到实施的时候就更加的落后,甚至变得没有用了。

云南缺乏actor

记者:您对滇中四州市建城市经济圈怎么看?

丁学良:云南的交通和通讯这些基本条件,我觉得还是可以的。现在很多地方都在搞城市经济圈。经济条件不太好的地方,把几个城市放在一个圈里面来发展,也是没有问题的。关键是看谁是这中间的actor(行动者),也可以说是推动力量。

所有经济圈的actor有这样几个层面:一是政府,二是厂商,三是研发实力。

在一个省内来搞经济圈,只要省政府给予足够重视、各个城市也能积极参与的话,政府层面的actor,应该是可以协调的。而云南的这个城市经济圈就是在一个省里面,因此在人事上、行动上协调的麻烦不会太大。

云南最大的问题,是在第二类行动者——厂商。云南的企业基本是资源型的,搞原料型生产的,并且大多是原来的老国有控股企业。这些企业对市场的参与和商机创造方面,都不是很积极。云南这四个州市要建立一个互补的经济圈,参与的企业应该要多元化,除了国有大型企业,还要有很多中小企业,这些中小企业可以把市场的空缺填补起来,形成市场良性的竞争。而云南在这方面比较薄弱。滇中这几个地方产业有很多重复的地方,这些年来云南也在调整,但是改进不大。应该多吸引一些好的外来企业。一般而言,一个地方如果有很好的外来企业,对本地市场的拓展是很有帮助的,这些企业跨地区的优势,可以为云南拓展市场搭建很好的桥梁。

云南另一个薄弱的环节是研发,可以说,云南目前没有像样的研发部门。滇中四个州市要连在一起发展,很多地方都需要作深入的研究,包括直接与产业有关的,也包括形成大的经济区会涉及的“软件”,如政策、法律、教育、商业布局和评估、人力资源的培训等方面。

如果这两个薄弱环节解决好了,未来四州市的合作才能真正地务实发展,而不仅仅停留在纸面文件上。

云南需要输“血”

记者:云南面向东盟和南亚,具有较好的地缘优势,云南如何用好这一优势?

丁学良:云南的地缘优势已经被浪费了很多年了,最根本的原因,是云南人不爱学习,日子过得不是很好但却很悠闲。要改变这种状况,需要有很多外来的“血液”,从外地调一些干部,不仅是行政上的,还要有企业干部、金融专业人才和研究机构的人才。完美的计划要靠具体的人去执行和操作,并在发展过程中不断地完善和创新。

从规划开始,向先进学习

记者:就珠三角而言,云南要学什么?

丁学良:云南要多向跑在前面的省份学习,甚至向国外先进的区域学习,否则,规划制定的时候不够先进,等到实施的时候就更加的落后,甚至变得没有用了。

珠三角的政府都是很积极的,官员在改革开放30年来的眼光都是外向的,政府在做硬件规划时,参照的都是外面的先进区域。因此,跟国内很多省份相比,珠三角的规划发展具有前瞻性。

云南可以向珠三角学习基础设施建设、政策,还有行政协调,提高行政效能,做好城市之间的功能布局,产业互补。还可以向珠三角地区多借一些人力资源,请一些能人来当顾问,参与政府的决策。在财力方面,云南不能跟珠三角地区比,但是方法是可以学习的,至少在初期的时候要学会怎样规划。规划没有做好,中间的浪费就更大。

采访小记:11月中旬,香港到处可以看到穿着毕业袍的大学毕业生,不仅如此,教授们也穿着崭新的袍子和学生们合影留念,空气弥漫着喜悦和依依不舍的气息。

香港科技大学教授丁学良和记者可以算是“熟人”,此前,他不仅接受过记者的采访,而且是云南省的经济顾问,去年曾登上本报“云岭公众论坛”,今年又再次应邀做客“云岭经济暨企业领袖高峰论坛”。因此,他推掉了一些活动,专门给记者留出了时间。

金心异: 云南的“机会”在南亚

云南处于工业化初期阶段,目前的工业开发都是资源型的,这与周边国家的现状差不多。因此云南与东盟很难相互成为投资者。

大都市能辐射100公里

记者:您怎么看现在城市圈的发展?

金心异:以珠三角的深莞惠为例,深圳由于受到土地的局限,很多企业向周边地区寻找发展机遇,但是我认为不是产业转移,而是溢出:深圳有实力的企业60%~70%溢往东莞,但总部还是在深圳。同样,东莞的产业有60%~70%溢往惠州。这些溢出企业对当地的产业格局起到了调整的作用。这就体现了深圳的辐射作用。

一般而言,大都会的辐射半径在50~100公里以内,纽约、大伦敦这些大都市的辐射半径可能超过150公里。大都会的核心影响力可以影响整个区域内的空间结构、产业布局和人口分布。而城市圈内的公共交通应该具备快速通达的便利,以便促进人流、物流的自由流动。

中心城应提升服务功能

记者:昆明要怎样才能发挥大都市的服务作用?

金心异:便利的交通可以缩短城市间的距离,特别是轨道交通,会增强都市的辐射作用,比如,资金、服务、物流等方面可以快速地从都市向周边地区渗透。

中心城市必须赶快提升自己的服务功能,省会城市作为全省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更有条件为全省提供服务。而昆明应该要好好想想,政府如何转变职能?法制如何变?政府机构的设置、人才配备是否可以达到要求?

云南工业化还没有完成,或只是达到一定的水平,经济发展的核心就很难转移到服务业上来,因为工业与服务业是不同的经验和发展轨迹。所以我认为,昆明在服务业方面,目前能做的不多。

“云南的机会在南亚”

记者:云南还是有优势的,比如地缘优势、资源优势。

金心异:其实,我并不认为东盟是云南的“大机会”。

广西也面对东盟,也有和东盟发展的机遇,在很多方面,广西和云南的发展水平差不多,也都处于工业化的初期阶段,目前的工业开发都是资源型的,这与周边国家的现状差不多。两个省对资本的需求都很大。云南与东盟很难相互成为投资者。对于云南而言,要在西南、南亚、东南亚很快成为区域增长极,我认为目前要做很多努力。

记者:那您认为云南的机会在哪里?

金心异:我认为,在南亚。将来中印成为真正的伙伴以后,通过云南到印度修建一条海上石油通道,与中东相连。但目前云南与南亚的合作机会还很小,不能改变云南的区位劣势。

文产上去了,旅游跟着提升

记者:那云南岂不是没有优势可言?

金心异:云南还是有优势的——文化。文化产业可以成为云南经济新的增长点,应该允许更多人投入到这个产业中来。文化和旅游是相伴的,文化产业上去了,旅游业也会跟着提升起来。像长沙的广电、娱乐产业做得很出色,云南应该更宽容。

采访小记:金心异是有名的区域经济评论家,这次广东之行,记者采访了他两次。第一次是在他前往台湾出差的头一天,电话采访,交谈时间持续了约20分钟;第二次是他出差回来,我们在他的办公室里聊了近2个小时。采访结束后,同事不禁感慨:他懂得真多。

众妖之怒手机版

女王的纷争国际版

造梦西游外传

那一剑江湖内购破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