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油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加油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民建中央副主席辜胜阻温州风波呼唤金融体制改革

发布时间:2021-01-21 16:29:22 阅读: 来源:加油机厂家

民建中央副主席辜胜阻:温州风波呼唤金融体制改革

民间金融高利贷化让温州变成当前经济形势的“风暴眼”和“重灾区”  [主持人]:请问辜主席,您怎样判断温州危机?  【辜胜阻】:温州债务危机是当前严峻金融经济形势的“风暴眼”和“重灾区”。  大家都非常关心温州的债务问题和当前严峻的金融经济形势是一种什么关系。我觉得,温州的债务危机可能是当前严峻的金融经济形势的“风暴眼”或者说是“重灾区”。它的表现是企业资金链的断裂,以及民间金融的高利贷化。我今年三次到温州,六次到浙江,有机会同温州的企业家进行面对面的访谈。  [主持人]:网友王子饼干:温州民间借贷自古有之,为何此次发生大规模的资金断裂危机?  【辜胜阻】:确实温州是民营经济之城,温州民营经济的辉煌得益于民间金融。但是,在新的形势下,民间金融呈现为高利贷化,导致企业资金链断裂问题。  首先,温州的危机直接的原因是民间金融高利贷化。温州存在着大量富余的民间资本,所以,它是“两多两难”。一个是民间资本多,特别是山西煤改、房市限购、股市低迷、银行存款负利率的背景下,温州大量的民间资本呈现热钱化变成游资,感到很困惑,找不到投资的渠道。但另一方面温州又有大量的中小企业,数以十万计的中小企业又面临融资难,一方面是投资没有渠道,另一方面是大量的企业又面临融资难。所以,一方面是民间资本热钱化、民间金融的高利贷化,另一方面是实业的空心化,大量民间资本逃离实体经济。所以,有报道讲温州有80%以上的家庭转入民间借贷。所以,从直接原因来看,温州的问题是民间金融高利贷化。  实业“空心化”带来的困境  [网友大辽]:请问嘉宾,据您所知,温州中小企业的困境都体现在哪些方面?他们究竟有哪些实际困难?  【辜胜阻】:当前中小企业,特别是大量的小微企业面临全方位的高成本。这种高成本迫使企业游离实体经济,一是前所未有的融资难,现在不到10%的中小企业能从正规金融体系得到贷款,80%的小微企业靠民间借贷解决融资问题。二是十分严峻的“用工荒” ,“用工荒”表现为“招工难”,“用工贵”,“留人难”。我到温州调研发现,温州企业的员工的流失率特别高,招工十分艰难。三是全方位的进入高成本时代。利率、汇率、税率、费率“四率”,薪金、租金、土地出让金“三金”,原材料进价和资源环境代价“两价”,九种因素叠加导致企业的成本直线上升。所以有老板调侃说,小微企业头上“九把刀”叠加。如果说2008年的金融危机时期的困难是没有订单,没有市场,现在的困难是有订单不敢做,做的越多,越亏本。  [主持人]:请问辜主席,温州问题深层次的原因是什么呢?  【辜胜阻】:当前温州问题具有一定的普遍性。它深层次的原因就是实业的“空心化”。现在大家都感到实业难做,钱荒、人荒、电荒、地荒,高成本、高税费等多种因素叠加导致实业难做。所以,有些温州的企业家讲,在这个时代只有超人才能做好实业,就是非常难做。  我们也可以看到温州是以创业文化和实业精神著称的,它过去制造业做的非常辉煌,比如说它的打火机,它在辉煌的时候,曾经有四千多家工厂来做打火机,它的打火机的成本非常低,靠成本领先的战略在国际市场上打败了日本和韩国的打火机,打火机的市场占有率曾经达到80%、90%。但是,在现在的状况下,由于成本上升过快,这种成本的优势基本丧失,用工成本的上升、融资成本的上升、土地成本的上升、原材料成本的上升等等,还有汇率的变化,使打火机的产业现在只剩下上百家企业。所以,打火机是典型的实业“空心化”的一个案例。所以,我觉得从表面上看温州危机的现象是民间金融的高利贷化。但是这种民间金融的高利贷化的背后实质上是实体经济的“空心化”或者叫做实业的“空心化”。一方面有大量的钱找不到投资渠道,另一方面有大量的企业找不到资金,这就是一种典型的纠结和两难。  温州有一个老板讲了一个典型的案例,就是说,“一家两制”,丈夫做实业,上千人的工厂,但是,一年拼命做实业做下来,只赚几十万,不到一百万;老婆炒房,赚几千万,所以,这个“一家两制”令我们反思,就是现在实业不赚钱,但是炒房很赚钱。但是由于今年的楼市限购、限贷,现在炒房也面临难以为继的困境。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所以,有些老板又讲了另一个故事,也是“一家两制”,一方面做实业,上亿的资本金,辛辛苦苦一年做下来,可能赚的利润非常微薄,没有什么利润,基本是零利润,但是,家里面另外一波人在做小贷公司,炒钱,这个炒钱利润率非常高,就是靠做民间借贷赚来的利润去支持实业的发展。所以,现在是炒钱替代了炒房,成为一个新的泡沫比较高的投资领域。  当然还可以讲第三个故事,现在有的企业做传统产业不赚钱,它成功的转型升级,拓展高科技产品,高科技产品的市场,附加值非常高,靠发展高科技产品来提高产品的附加值,通过高科技产品的生产,占领新兴市场,取得比较高的回报,来支持不赚钱的实业。  所以从这三个故事我们可以看出,在第一阶段大家是炒房,现在楼市限购的情况下又炒钱,但是真正成功的,值得我们这个社会倡导的还是通过提高产品的附加值,通过企业的转型,通过我们的企业从残酷竞争的“红海”走向“蓝海”,开辟新的领域,来扶持传统产业。这样一种方式就是怎么从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到新兴的产业,企业怎么从“红海”走向“蓝海”,来获取比较好的回报。第三个故事讲的是企业坚守坚持实业,通过做实业,通过在实业中间转型升级来应对当前的高成本。  [网友细细然]:温州老板“跑路潮”最终演变成对中小企业的集体救赎,对此现象嘉宾怎么评价?政府是否该出手救温州?  【辜胜阻】:温州现象折射的是实业的“空心化”和中小企业前所未有的生存困境,就这一点来说,在全国具有普遍性,政府应该出手救中小企业,缓解普遍存在的中小企业的生存困境。国务院12号出台了针对小型微型企业的政策措施,正是政府出手救小微企业的具体体现。  “去高利贷化”呼唤政府营造实业氛围  [网友阿韫]:温州GDP占全国总量不到1%,但是拥有超过40万家企业,其中多数为小型企业,这些企业高度依赖民间借贷市场融资,对银行贷款的依赖程度却很低。请问嘉宾,为什么在温州更多的选择民间借贷市场融资?  【辜胜阻】:温州的传统就是民营企业依赖民间金融解决融资问题,这是一种传统。温州的民营经济天生和民间金融有紧密的联系,没有民间金融就没有温州民营经济的辉煌。现在的问题是,民间金融在特殊时期呈现高利贷化,如果市场和政府能让民间金融“去高利贷化”,那么温州的民间金融将会由“魔鬼”变为“天使”。现在的问题是如何让民间金融规范化,促进温州民营经济的新一轮的发展。  [主持人]:请问您如何看待温州炒房团的问题?  【辜胜阻】:温州的高利贷和高房价是紧密相连的。借贷者敢用高利贷,是因为他有一种预期的高回报,而这种预期的高回报往往和房地产连在一起。因为实体经济的利润率很低,温州的鞋业利润率只保持在1%到2%,电器的利润率也从原来的20%降到7%左右,中小企业的利润率只有2%左右。如果靠实业所获取的利润是很难偿还高利贷的。所以,做高利贷的人往往和炒房连在一起。在当前房地产调控的背景下,有很多房地产开发商通过借高利贷来缓解资金链断裂的问题。可以说,温州经济中间的高利贷和高房价是两个“毒瘤”。  [主持人]:解决温州问题,如何让民间资本回归实体经济,重振实业精神?  【辜胜阻】:实业是国民经济的根基,如果一个国家的实业“空心化”,根基将不牢,对整个国民经济是非常危险的。最近国务院常务会议专门研究了怎么样扶持小微企业的政策,我认为这非常好。政府要采取减税、减费等切实减轻企业负担的措施,营造良好的实业发展环境。我觉得应该采取“放”、“扶”、“逼”的政策措施。“放”是放开市场准入,深化垄断行业改革,引导民营企业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为民营企业拓展新的空间。“扶”是对小微企业少取多予,这里可以考虑把扶持“三农”的某些政策移植到中小企业上面来。“逼”就是要利用市场倒逼机制,来引导民营中小企业转型升级。  只有规范化和阳光化的民间金融才能进入理性发展的轨道  [网友强国视线]:嘉宾您好,从温州中小企业出现的资金链断裂而导致的企业危机看,国家对民营企业的扶持尤其是金融立法方面今后会有怎样的走势?  【辜胜阻】:民间金融要成为多层次金融体系的一个组成部分,需要把民间金融规范化和阳光化,而规范化和阳光化的关键是合法化,这就需要加强这方面的立法和司法。  [主持人]:请问辜主席,怎样规范民间借贷?  【辜胜阻】:规范民间金融要让它从“地下”野蛮成长到“地上”的理性发展。首先要对民间金融不是打击、取缔,而是要规范、“招安”,让民间金融成为我国金融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温总理讲民间借贷之所以阻挡不住,是因为民营企业有需求,而金融机构又不能满足,“正门”开的不大,“旁门”就要开。  其次,要对融资渠道不能“并轨”,要“多轨”。也就是不仅要有“正门”,而且要有“侧门”,对于小微企业来说,“侧门”更重要。  第三,对于高利率的借贷不能让它在“地下”野蛮成长,使民间金融阳光化、规范化。  第四,要对大量的民间热钱、游资通过拓宽投资渠道、拓展利润空间,使“魔鬼”变成“天使”。当前要鼓励和支持民间资本进入战略性新兴产业和垄断行业,切实解决民间资本无处可投的困境。  构建多层次融资体系急需加大金融体制改革力度  [主持人]:请问辜主席,您认为企业融资存在的主要问题是什么?  【辜胜阻】:当前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融资存在的问题表现在四个方面。一是“融资难”,得不到贷款。也就是温家宝总理讲的,前门不开,只能靠侧门来解决融资。二是“融资贵”,民间借贷利率最高的达到年利率180%,比较多的是超过了基准利率的10倍左右。三是“融资险”,在某种程度上聚集和放大了信贷双方的融资风险,比如当前的高利贷资金链断裂的案件,暴露了金融“堰塞湖”的风险。四是“融资乱”,民间借贷的市场持续混乱,不仅是个人的资金涌向高利贷市场,上市公司、部分银行的贷款、国有资金也参与高利率的民间借贷,这就加剧了民间借贷市场的风险。所以,我认为,温州的问题可以讲是民间资本的“热钱化”、民间借贷的“高利贷化”、实体经济的“空心化”“三化”并存。  [主持人]:如何通过金融改革构建适应中小企业的融资体系?  【辜胜阻】:我认为,构建多层次的融资体系,切实解决中小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融资难的问题,迫切需要加大金融体制改革的力度。我们首先要构建多层次的资本市场,特别是当前要推动“新三板”市场的扩容,满足创新型中小企业的融资需求。其次,要构建多层次的股权投资体系,大力发展天使投资、风险投资和私募股权投资,拓宽民间资本的投资渠道。再次,要构建多层次的信贷体系,当前特别要大力发展中小金融机构,让“草根”金融支持“草根”创业。第四,要构建以政府的政策信用担保体系为支撑的多层次担保体系。第五,要构建多样化的政策引导体系,加大对中小企业财税扶持,设立政府专项基金。  【辜胜阻】:非常感谢大家参与今天的访谈,谢谢大家的问题,再见!  嘉宾简介  辜胜阻男,湖北省武汉市人,1956年出生,经济学博士,经济学和管理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家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国家有突出贡献留学回国人员。现任全国人大常委、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民建中央副主席,武汉大学战略管理研究院院长,中国软科学研究会副理事长,教育部科技委管理学部学部委员,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兼职教授及博士生导师。曾任九届全国政协常委、武汉市副市长、湖北省副省长、全国工商联副主席。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