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油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加油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小伙沉溺网瘾20多天吃住在网吧

发布时间:2020-02-11 04:13:04 阅读: 来源:加油机厂家

“我每次去网吧,都能在同一个位置看到这名小伙子。”昨日,市民吴先生打进重庆晚报24小时新闻热线966988,担心地说:“这名小伙子好像有20多天都泡在网吧里,这样下去会不会出人命!”

重庆晚报记者 史宗伟 见习记者 郝瑶 杜江 陈林 实习生 杨瑶 陈绘如 摄影报道

小伙泡网吧

旁边有个大皮箱

昨日上午10时,重庆晚报记者来到吴先生提供的地址———石桥铺华宇名都三楼海星网吧。

踏进网吧,只见靠近厕所位置的一个大约20岁的小伙子格外显眼:一个长60厘米左右的旅行皮箱放在他的座位旁,身材瘦弱的他在电脑面前显得无精打采,连打哈欠。

重庆晚报记者坐在他旁边佯装上网,他没有看记者一眼,双眼无神地盯着电脑屏幕上的游戏界面,两只手有些颤抖地敲打着键盘,时不时,他会伸出右手来揉眼睛。

“你玩的是哪一种游戏嘛,看你技术多好的!”重庆晚报记者试图与他交谈,可是他没有理睬。

重庆晚报记者继续发问:“这个游戏你玩了多久了?可以切磋下技术不?”这名小伙子歪着脑袋斜眼看了一下记者,仍然没有答话。

重庆晚报记者仍不死心,问道:“这个游戏真的好玩,你教我下,当我师傅可以不?”

“我警告你赶快走开,不然我不客气了。”他终于发话了,不过声音听上去有些无力,说话时眼睛仍然盯着电脑,双手也在键盘上飞快地操作。

重庆晚报记者一直坐在他身边看,时不时跟他搭话,可是他都没有理睬。

他叫了外卖

几元一份的炒饭

中午12时过后,网吧里不停有叫外卖的声音。下午1时30分,这名小伙子叫了外卖,并起身准备上厕所。

重庆晚报记者看见,他刚从椅子上站起来的一刻,身体略微有些倾斜。他甩了甩脑袋,做了一个伸懒腰的姿势后,走进厕所。回到坐椅后,他开始闭眼睡觉,并把双脚放到电脑桌上。

“麻烦注意文明。”海星网吧网管上前提示。这名小伙子被网管吵醒,不耐烦地把脚放到地上。

“你怎么还坐我旁边,麻烦尊重我的隐私,赶快给我走开!”他清醒后,指着重庆晚报记者骂道。

重庆晚报记者走开后,注意到小伙子退出了网络游戏,开始看电视剧。他整个身体瘫倒在座位上,表情又恢复了木讷。

将近下午2时,小伙子叫的饭到了,他掏了几块钱给外卖人员。重庆晚报记者见到,他点的是炒饭,他吃东西的时候,眼睛仍然盯着电脑屏幕,遇到好笑的情节时,他会“嘿嘿”地笑两声。

网吧清洁工:

他把网吧当宾馆了

海星网吧清洁工陈女士告诉重庆晚报记者,这名小伙子已经在网吧泡了20多天了。“由于他都按时付了钱的,所以我们也不好赶他走呀。”陈女士说:“这个小伙子实在太疯狂了,20多天,他吃住都在网吧,连洗澡睡觉都在网吧,简直把这里当宾馆!”

陈女士无奈地说:“这名小伙子开始来的时候精神还多好,这几天,我看他打哈欠的次数越来越多了,一直这样上网,恐怕要不得哦!”

“网吧方面因为怕出事,所以我们还是每天8点会叫一次。”陈女士说:“早上在网吧里所有睡着的人,我们都会把他们叫起来。”

“他确实太离谱了哟。”陈女士说:“他现在完全把我们网吧工作人员当宾馆服务员使唤,还很不礼貌地说‘喂,服务员,给我买水喝’。说真的,我们宁愿不做他生意,希望他能早点走!”

网吧老板:

付了钱,不能赶他

海星网吧老板对这名小伙子也感到无可奈何。

“说真的,我们也很怕出事。”这名不愿透露姓名的老板说:“我以前看新闻,说有人连续上网猝死在电脑前,那个死者的家属后来找网吧扯皮,想想都可怕!”

“不过,他交了钱,我们是做生意的,没有理由把他拒之门外啊。”网吧老板说:“真希望他的家属能来找他,把他领走!”

随后,网吧老板提供了这名小伙子的姓名和身份证号。通过查询,重庆晚报记者得知这名小伙子是潼南县人,今年22岁,名叫李小飞(化名)。

家属哭诉:

他失踪了近1个月

几经辗转,重庆晚报记者联系到了李小飞的姐姐小南(化名)。听到弟弟的近况,小南急得差点哭起来:“他真的是在网吧?将近1个月没有联系到他了,这两天我正准备报案的!”

得知弟弟泡在网吧20多天后,小南心疼地说:“20多天一直盯着电脑,天啊!他现在会不会已经精神失常了!”

重庆晚报记者安抚了小南的情绪。小南说:“弟弟小飞其实一直都很乖,初中毕业后到主城来打工,和我住在一起。但是一年前他迷上了网游和聊天,脾气就变了!最后一次联系大约是在7月中旬,之后就没了音信,打电话也一直停机。”

小南告诉重庆晚报记者,小飞迷上网游后,开始还会和家人交流,但是从今年5月开始,他的脾气变得越来越古怪,“有时候我是为了他好,说打电脑多了对身体不好,可是他完全听不进去,竟然骂我多管闲事!”小南哭着说:“我们姐弟关系一直很好,弟弟也一直很听我的话,这是他第一次这么大声跟我讲话!”

小南说,她阻拦小飞在家里上网,小飞就跑去网吧和朋友家上网。“我已经在外面找过他不下3次了。”小南说:“每次把他带回家,他都会跟我发脾气,这是以前没有的事情啊!”

随后,小飞的母亲也与重庆晚报记者取得联系。她说,孩子初中毕业后就去主城打工,一直由姐姐小南在照顾。“他虽然比较内向,可是对人一直非常有礼貌,行为也很斯文的,孩子现在到底怎么了?”小飞的母亲着急地说。

下午5时30分,重庆晚报另一名记者请重庆橄榄树心理咨询事务所医生田庆辉来到海星网吧。

谈起小飞,该网吧多名网管意见很大:“呆在网吧差不多1个月了,早就想让他走了!”

鬼吹灯昆仑神宫

杉原杏璃种子

小泽玛利亚